首页 > 资讯 > 本网专区 > 正文 
 
  明远家纺董事长陈义忠:我想和这个行业谈谈
2020-01-14
分享至:

 

  “1989年,美国和西班牙为了争夺殖民地,爆发了一场战争。美国总统麦金莱有一封具有战略价值的信,急需送到古巴盟军加西亚将军手上。可是加西亚正在丛林里作战,没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这时,年青的士兵罗文挺身而出,他带着这封信走过危机四伏的国家,历经险阻,徒步三周,凭借顽强的责任感和创造力,成功把信交给了加西亚。”陈义忠说,“我认为,我就是罗文。”

  入行30年,陈义忠从最初国营家纺厂一名普普通通的秘书,一路摸爬滚打,做到副总经理,再到10年前自己创办公司。如今,他名下的烟台明远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荣获“2019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十大创新企业”,入选山东省省级工业设计中心企业。明远家纺斥巨资升级改造的明远大家居时尚创意中心,入列由工信部审批的纺织服装创意设计园区(平台)名单。

  2019年12月14日,明远家纺联合数十家单位发起成立了“时尚可持续发展产教联盟”。通过整合高校与企业资源,为行业人才培养和企业可持续发展实践提供平台支撑。

  陈义忠这样总结自己30年的成长——“自觉”,像故事里的送信人罗文一样,主动解决问题。

 

明远家纺董事长陈义忠

  我说做这一行不辛苦

  2019年8月9日,明远杯•国际家居纺织品创意设计大赛评审启动仪式在山东省烟台市举办。这是长江以北地区第一次举办国际性质的创意类时尚设计大赛,大赛组委会共收到国内外参赛者投稿1650件。

  作为东道主,陈义忠现场接待了各级领导、专业评审、院校教授以及媒体记者100余人。

陈义忠向嘉宾介绍参赛作品

  他说:“我要把设计大赛搞得红红火火,不是表现我陈义忠有能力,而是要投放一个信号给所有人,应当把设计创新作为基因,融入企业发展。”

  十一年前,陈义忠参加德国法兰克福纺织品展览会,看到欧洲设计师的画稿卖到400欧元一张。这坚定了他一直以来的一个想法,中国纺织业的发展,一定会遵循欧洲和北美成熟市场的轨迹,从大量的加工制造升级为专长做设计研发。他说:“我认为这是行业发展的趋势,而且欧美设计师工资很高,他们并没有我们中国人勤劳,所以我们要把中国人的智慧、勤劳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融合起来,产品是很有竞争力的。”

  陈义忠决定自己搞设计,2008年,他创办了烟台明远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初时,只有两位设计师,半年后,设计师增加到五位,并且成功把一件设计作品“Bird House”出售给了澳大利亚客户。第二年,明远家纺的原创作品进入法兰克福展亚洲精品馆。今天,明远家纺拥有45位时尚设计师和面料研发师,一年出2000个研发设计作品,澳大利亚70%的家纺产品都来自这家企业。

明远家纺设计作品“Bird House”

  “我写工作总结,发现每年的困难都比前一年多。但是我说做这一行不辛苦,一方面,大家做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事;另一方面,我们有自己的发展节奏,而不是跟着别人步子走。”陈义忠介绍,“十年前我们只是做创意外观设计,六年前开始做纤维研发,纤维开发完了以后我们做组织结构研发,然后再是功能整理,最后提升为智能纤维,也就是智能穿戴。”

  2018年,明远家纺设计研发投入超过700万元,2019年预计超过1400万元,投入翻番。除了企业自主项目外,公司同时与武汉纺织大学、浙江理工大学和东华大学等专业性高校合作,与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共同研发前端的无水染色、植物染料以及智能纤维等。目前公司共申请研发专利22个,外观专利500余件。

  和每一位重视研发设计的企业家一样,陈义忠也十分看重与专业院校合作,他说:“今年办设计大赛的目的,也是为了和专业院校建立起更紧密的联系。”在大赛筹备阶段,组委会深入武汉纺织大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以及苏州大学等43所高校及设计机构,通过宣讲的方式宣传此次大赛。陈义忠觉得,明远家纺举办的设计大赛,会成为影响学生今后择业的一个加分项。“孩子们会知道烟台这个城市是支持设计创新的,会有意向来烟台。”陈义忠特别强调。

  我想和这个行业谈谈

  我国经济内部正在经历消费升级、制造业升级、产业结构升级“三大升级”,外部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国际市场萎缩,再加上近年中美贸易摩擦反反复复,纺织行业首当其冲,直面多重困境。

  但是危中有机,领导人在企业考察时曾指出,家纺虽是传统产业,但只要跟上消费升级的趋势不断创新,就永远不落后、永久有市场。

  对此,陈义忠深有感触。他说:“我们属于非上市的传统中小型企业,很有代表性。我特别想把我的行业经验跟大家谈谈。”

  陈义忠认为,国家在战略上并非不支持传统行业,只是新环境下,传统行业必须完成自我升级。如果把创新作为基因,传统行业一定会做的非常好。“我们的创新能力多强啊,你想想我们作为纺织业,随着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要求是越来越高的,不光要美,还要冬暖夏凉,还要智能化,还要不同环境下的功能性……”

  “企业遇到贸易战,这么难做,更要磨炼自己的功夫。”陈义忠说,“举个例子,美国对服装的原产地规则是以裁剪地为准,家纺是以原料的原产地为准,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游戏规则,甚至连政府官员都不知道。越是困难,越要有乐观的心态,扎扎实实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为了规避中美贸易摩擦,明远家纺把原料采购基地放在巴基斯坦,生产仍然以国内工厂为主。为了享有对欧盟、加拿大的免税政策,明远家纺在柬埔寨投建了300多人的工厂。陈义忠说,中国的纺织企业必须把设计研发放在首位,其他环节可以变得非常灵活。

明远家纺柬埔寨工厂

  他说,以前中国企业都是生产型企业,现在大量的都是研发型企业。这也是中国企业一大改变,都愿意搞研发投入,人人都知道,不搞研发,就没有方向和曙光。

  但是,他也看到业内仍然有大量企业抱着旧观念不放。比如,有就业规模超过五万人的产业集群依然只给外贸公司做代工。有不少地方仍然在做集贸批发,产能一旦转移出去,失去货源的地理优势之后,很容易被取代。还有一些以低价竞争策略做外贸的企业,想要转做国内市场,实际上因为国内市场量大,如果利润上不去,资金、库存的压力会更大。

  除此之外,他还看到传统中小型企业的“老大难”问题一直没能得到解决——融资难。不仅银行不乐意贷款,包括金融机构到当地找企业做IPO,从来不会问有没有纺织企业,而是问有没有机器人,有没有互联网……如果想要获得地方上的政策支持,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体量不够”是一个常见的拒绝理由。“可是创新设计跟企业体量完全是两个概念。”陈义忠对此不能认同。

  正因为“老大难”,企业更要抓住“新机会”。为了鼓励企业创新,支持设计创新和技术创新,近年来,国家不断出台一系列税收优惠及补贴政策。例如,国家支持服务贸易发展,提倡企业把设计研发卖给客户,提供一定的补贴奖励。“这个政策其实已经出台一段时间,省商务厅工作人员过来开企业座谈会,才真正弄明白。”陈义忠说,“这件事给我的教训是,对于国家政策这一块,企业不能等着被告知,要更加积极主动去了解。”

  几十年来,中国纺织行业从代加工,到高品质代加工,再到主动拓展海外市场,现在看谁能够把产品设计创新走在前面。正如陈义忠所言,每年的困难都比前一年多,他给的建议是,“把信送给加西亚”。

  

声明: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CTEI网讯”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编译、第一信息源、第一媒体合作方等,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ctei.cn”,本网保留法律权利。
相关文章
 
  更多>
  更多>
360.jpg
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祝
sy1.jpg
皮革新趋势令人脑洞大
1.jpg
时代变了 电商年货节
1223.jpg
【专题】2019年波司登
360.jpg
CTEI祝大家新年快乐!
2.png
2020年度流行色来了—

合作媒体:《纺织服装周刊》 《家纺时代》 《中国纺织》 《中国经济网》

©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29

业务咨询: ctei@cnt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