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流行 > 设计师 > 正文 
 
  旅澳上海“女裁缝”折服顶级设计师
2021-08-03
分享至:

施存洁与澳大利亚著名设计师Collette Dinnigan共进晚餐(大图为该设计师的部分精品)

创业时期的施存洁在自己的时装加工厂

 

  人物名片

  施存洁

  ◇澳大利亚Style Road精品时装加工公司创始人

  在澳大利亚悉尼的名牌时装界,只要在批量加工时遇到难题,人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请教Joanna Shi,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施存洁。

  1988年,施存洁从上海前往悉尼,阴差阳错进入时装行业。数十年来,她为十多家顶级名牌公司加工时装,参与纽约、巴黎、伦敦等世界时装秀参展样品制作,Collette Dinnigan,Zimmermann,Willow等著名品牌都成了她的座上宾。事实上,她从未正式学过服装加工,她靠着自己的热爱和钻研精神,用精湛的工艺,让众多顶级品牌折服。

  如今的施存洁,热爱旅行与摄影,和丈夫携手周游世界,已经走过了100多个国家。她领略不同的风土人情,开阔自己的眼界,充实自己的内心。

  文/胡洁  1 “自学成才”,成为出色的服装打样工

  1964年,施存洁以高分考进了上海市重点中学华东师大一附中。两年后,“文革”打碎了她的求学梦。1968年,她被分配到上海手表三厂的前身一家弄堂五金小厂,成为一名冲床工。

  施存洁从小就喜欢用碎布为洋娃娃着装打扮。文革停课在家期间,她就找一本裁剪书边看边学。第一次为上山下乡的哥哥做工作服,就相当成功。后来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看到的多是草绿色军装或蓝、灰色人民装。偶尔看到穿着新颖别致的行人,她会调转车头,不露声色地对着行人绕上两圈。两天后,一件不同面料的复制品就会像模像样地穿在自己身上了。

  1988年,随着出国留学的潮流,施存洁和丈夫项秉勋一起前往悉尼。之前,施存洁曾在1983年考取钟表设计专科,读了3年半后回到原厂任技术分析员。所以这次出国,她随身带去了修表工具,准备找机会勤工俭学。但在悉尼看了几家钟表修理铺,门可罗雀,施存洁大失所望。

  一天,施存洁在当地一份报纸的招工栏里,看到一家女装公司招聘服装样品工的广告,便前去应聘。老板对她说:“你明天可来上班,但工资只能按流水线上的车衣工标准发。3个月后,如果你能熟练操作缝纫机,再加工资。”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她茶饭无味,刻苦钻研,很快就对十余种机器了如指掌,还听懂了许多服装专业英语词汇,出样速度也越来越快。不过,正当老板准备上调她的工资时,她却与老板说了再见。

  施存洁找了另一家公司。第一天试工,老板Kent摊开一件结构非常繁复的上衣裁片。施存洁仔细观看了样品正反面的照片后,花了一个多小时将这件左右上下都交叉旋转的裁片用几十个大头针别起来,胸有成竹之后,开始在缝纫机上缝制。4个小时后,拿出的成品套在人体模型上,竟与照片一模一样。Kent对施存洁说:“只要肯来帮我,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的工资。”事后施存洁得知,在她之前已有18个人来试过,有的看了调头就走,有的折腾了几小时,最后还是无奈离去。施存洁留了下来,周薪比第一份工作多了一倍。

  老板Kent是一位酷爱服装艺术的设计师,可动手能力太差,裁剪样品、钉钮扣这样的活都要请人帮忙,而施存洁娴熟的制衣技术和认真的工作态度正好符合他的需求。Kent经常对施存洁说:“这些衣服定价一两千澳元,配得上你这精致无比的慢工细活。”

  2 精湛工艺赢得顶级品牌青睐

  施存洁不愿意永远为别人打工。为了给将来创业打好基础,她先后在悉尼几家著名的婚纱店、皮衣厂及泳装公司担任样板工。同时,她尝试开始自己的服装生意。她曾为悉尼跑马场设计工作制服,第一批订单200件,从设计、制版到买料、剪裁,全都自己一手操办。这批订单收益可观,更有价值的是全面提高了专业技能。

  1993年,施存洁注册成立了自己的精品时装加工公司Style Road,专门为悉尼高端名牌代工。当时,悉尼高端时装品牌不少于20家,其中,设计师同名品牌Collette Dinnigan是有口皆碑的第一品牌,连衣裙单价高达二三千澳元。创业不久,施存洁曾前后两次致电该公司,要求接单加工,但都被回绝。

  2000年上半年,悉尼的高端时装业都将自己的产能放到最大,准备借9月奥运会的东风大赚一笔。施存洁意识到,这是唯一能跻身Collette Dinnigan代工厂行列的机会,于是鼓足勇气打了第三次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比前两次都友好,不到两分钟,就约定了第二天的会面。

  带着近年的客户汇总账本和公司注册文件,施存洁走进了Collette Dinnigan的工作室。产品经理Faye边打电话边漫不经心地接待了她。但是随着一页页翻看施存洁带来的材料,施存洁为悉尼7家顶级时装公司的加工记录,使Faye对她刮目相看。Faye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布满珠片的连衣裙交到她手上:“你的第一单活只有这5件连衣裙,当然,我们也有一两百件的大单,但不可能给你做,因为面料太贵了。”

  两天后,施存洁制作的5件连衣裙送到Faye手上,让Faye彻底折服。但接下来给施存洁的订单一直只有二三十件,直到10月底的一天。

  Collette Dinnigan有75%的客户在欧美,每年9月底前接的订单,必须在12月初完成,才能确保客户在圣诞节前收到。那年销量第一、订单总数达220件的一款连衣裙,结构并不复杂,腰部朝上镶嵌了一条5厘米宽的天蓝色软缎腰带,腰带正面有5个1厘米高的平行裥,十分优雅高贵,但要将这5个平行裥做好却很难。之前几个加工商先后试过,却都无法令Faye满意。

  一天,施存洁去该公司取拉链,Faye看到她,用十分恳切的口吻对她说:“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好这条腰带,帮我想想办法吧。”

  施存洁带着样品和一块腰带布料,直奔提供高温定型裥服务的专业公司。1小时后,那块面料被定型出8个平行的1厘米裥。施存洁将多余的3个裥用熨斗熨平后向里折,经过调整,被缝到样品上。

  第二天一早,Faye拿到样品,露出难得的笑容,并激动地抱住了施存洁。3周后,220件完美缝制的连衣裙开始分批空运世界各地。为了表示感激之情,Collette特地邀请施存洁共进晚餐。施存洁终于登上澳大利亚时装加工业的顶峰,成为Collette Dinnigan的主要加工商。

  3 收获了财富,也收获了友情

  订单越来越多,施存洁不断地登广告招人。她招来的那些特别优秀的工人,过去在中国都是医生、会计和教师,施存洁把他们敬为上宾,成为好朋友。因为一贯诚恳待人,许多车衣高手和她合作了10年以上,技术最好的一位香港大姐跟了她20多年,对她始终不离不弃。

  施存洁也结识了大批优秀的时装设计师。最让她感动的是法裔设计师Loreal St.Clair,一位年近五十、气质高贵的单身女人。1995年施存洁就开始加工她的品牌,两人互相欣赏,相处默契而愉快。不料,4年后Loreal不幸患了肺癌,原来管理有序的公司陷入一片混乱,并因此拖欠了施存洁5000澳元加工费。一天下午,施存洁带着账本去见她,正当Loreal边说对不起,边伸手去拿支票本时,忽然胸口一阵剧痛,跌倒在办公桌前。“救人要紧!”施存洁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并为她倒水擦汗,直到救护人员赶到,才空手离开。

  一周后,施存洁接到Loreal女儿Arielle的电话。她先礼貌地感谢施存洁的救援,又呜咽着告诉她,母亲的生命只剩几周了,而她还有一批呕心沥血完成的设计还没有从图纸变成实样,成为她在病榻上天天牵挂的事情。Arielle请求施存洁帮忙完成样品。施存洁一口答应下来。她连夜赶工,在一周内将这几件复杂的样品赶了出来。有朋友帮施存洁出主意,借这个机会让对方将以前拖欠的加工费一起还清,但施存洁没有这样做。Arielle来取衣服,除了说好的样品工钱,还多付了她口袋里仅剩的1000澳元现金。

  第二周,Arielle充当模特,将母亲心血凝成的艺术结晶穿在身上,迈着猫步从病房的白布帘后走向病床上的母亲,此时刚打过止痛针的Loreal脸上露出了知足的光彩。

  就是这样一门服装加工生意,让像施存洁这样的第一代移民,实现了创业梦;也就是这门生意,让施存洁收获了财富,也收获了友情。

  (来源:新民晚报)

 

声明: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CTEI网讯”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编译、第一信息源、第一媒体合作方等,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ctei.cn”,本网保留法律权利。
相关文章
 
  更多>
  更多>
sy.jpg
潮无界 创未来 | 海宁
sy.jpg
华服之夜完美收官!以
sy.png
CHIC2021(秋季)|春华
360.jpg
【专题】温暖全世界—
sy.jpg
Cotton Incorporated
sy.jpg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20

合作媒体:《纺织服装周刊》 《家纺时代》 《中国纺织》 《中国经济网》

©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29

业务咨询: ctei@cnt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