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服装 > 国内服装 > 正文 
 
  发起新一轮行业冲刺的郑州服装企业 郑州服装业迎蝶变升级
2018-09-06
分享至:

  豫发·郑州国际时装周X郑州国际时尚文化周(以下简称豫发·郑州国际时装周)9月6日启幕。这场时尚盛宴在数位服装业“关键先生”5年的奔走呼吁后落地,其背后则是“郑州女裤”到“郑州女装”的战略转型以及郑州服装企业亟须行业蝶变的集体诉求。

  发起新一轮行业冲刺的郑州服企,面临消费场景转换、代际传承问题凸显、时尚话语权较弱的局面,驱动产业链提档升级,找到突破的路径,重构产业链内核,才是郑州服装业蝶变的重要支撑。

  “关键先生”推动时尚盛宴

  9月6日至9月10日,豫发·郑州国际时装周在锦荣国际轻纺城举行。郑州服装人把它放在离市场最近的地方,让其“既要有国际范,更要接市场地气”。

  本次时装盛会汇聚众多一线时装品牌,为中原时尚圈带来数十场潮流时尚秀,多家时装企业将新品发布会定在此间。国际大学生服饰设计大赛、最郑州本土独立设计师联合发布会等活动将在时装周中集中展现;IPM国际职业精英模特大赛暨中国职业模特大赛河南总决赛(中国)、IPM国际少儿模特大赛(中、俄)等国际赛事亦精彩上演。

  日本、韩国、比利时等7个国家的优秀服装设计师会聚,举办以“设计驱动与产业振兴”为主题的时尚产业论坛,通过全球化视角把握设计、服装产业的趋势和时代脉络。

  “这场时装周前后奔走呼吁了5年,终于将要落地。”郑州领秀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勇斌告诉记者时,长舒了一口气。

  此前5年时间里,从陈勇斌到郑州服装协会副会长丁岩再到豫发集团董事长王建树、锦荣国际轻纺城董事长王建勋,几位服装业内“关键先生”接力奔走,促成此事。

  关于时装周最初的设想,源于2013年,接任郑州服装协会会长一职的陈勇斌目睹郑州时尚度全国垫底,提议打造“中原国际时装周”来提升郑州时尚影响力。

  如今,豫发·郑州国际时装周则被赋予了更深层的含义。

  “沿海产业向中西部转移仍在继续,已搭载‘三区一群’等多项国家红利的河南,有望获得更多投资者的青睐。”王建树认为,在承接包括服装产业转移的竞争中,如何构建完整而持续优化的产业服务生态体系是考验,“时装周其实就是对优化服装产业体系的外在表现”。

  此外,在人力成本、商铺租金快速上涨、电商冲击剧烈的大背景下,以“郑州女裤”闻名的郑州服装产业亟须转型,在2008年提出打造郑州女装品牌区域。

  女装产业链的完善,需要本土服装产业的整体转型,通过规模对全产业链产生“虹吸效应”,但出于品牌溢价及品牌传播等方面考虑,不少小有名气的郑州女装品牌优先选择将总公司转移至深圳、上海等大都市。

  基于上述原因,时装周成为郑州本土服饰企业越来越重视的载体。“通过时装周,给郑州女装品牌一个把握时尚话语权的机会,让郑州女装品牌及本土设计师以时装周为桥头堡,讲好品牌故事,彰显行业自信。”丁岩认为。

  此外,陈勇斌认为:“在时装周上与全国知名品牌比肩,想要做发布就需要倒逼研发团队的设计研发能力,要引进高级人才。”陈勇斌表示,这对企业的设计团队、品牌的研发能力都有推动作用,更重要的是,通过时装周认清自身在全行业内的差距与短板。

  “服二代”走上前台

  郑州本土服装企业经历了“中国女裤看郑州”的辉煌,眼下正面临“女裤到女装”的转型关口。在此节点,郑州服装企业控制权也出现了相对集中的代际传承,在外界眼里,“服二代”一出场就面临市场形势的新考验。尽管代际矛盾冲突难以避免,但作为企业改革创新的动力,他们虽然笼罩在父辈的光环下,亦展现出更多的责任与担当。

  入职公司尚不满一年的侯倩文,是郑州渡森服饰有限公司(简称渡森)董事长侯建超的女儿。这位留学英国5年、年仅24岁的女孩,阳光、清瘦,一进公司并没有被安排在基层,而是直接担任董事长助理,由董事长侯建超亲自带。如今她负责的电商板块,仅两个多月时间,营业额就实现了超10倍增长。

  不同于学企业管理的侯倩文,郑州兴依璐服饰有限公司(简称兴依璐)的雷芳芳,则选择攻读服装设计专业,获得法国巴黎时装工会服装设计硕士学位。

  尽管已在家族企业工作4年,工作驾轻就熟,但2014年刚回到家族企业时的雷芳芳,也曾经历了一段黑暗期:设计的产品不断被否定,自己开始变得焦虑、敏感。

  “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对方不理解我的设计风格,二是我当时真的缺少做实用装的经历。”雷芳芳对刚回国时的那段经历记忆犹新。

  同时有两位“服二代”的企业也成为亮点,黛玛诗服饰有限公司(简称黛玛诗)和郑州领秀服饰有限公司(简称领秀服饰)算是其中的“典型”。

  黛玛诗的两位“接班人”是一对姐妹,姐姐郑棋方和妹妹郑卉媛,两人先是在加拿大读商学,后又转到巴黎攻读服装设计。留学10年回到国内,两人各有分工,郑卉媛负责黛玛诗的产品研发,郑棋方负责去深圳打造年轻女装品牌chichy,均是母亲的得力助手。

  领秀服饰的两位二代已经正式接班,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分别由陈勇斌和陈勇刚兄弟两人担任,这也是“服二代”圈内为数不多的70后,因此两人又戏称自己为“服1.5代”。

  郑州服装协会副秘书长王耀华告诉记者,“服二代”专门建有微信群,囊括了郑州20多家服装企业,30多位“服二代”,其中90后占比近60%,80后占比近40%,有出国背景的占比60%,年龄最小的仅有23岁……

  记者走访郑州多家服装企业发现,绝大多数“服二代”拥有海归背景,并且具有工商管理、企业管理、服装设计相关学科的教育经历,他们外语流利、思想活跃,对新事物敏感,创新能力较强。与他们的“草根”父辈相比,虽然整体受教育程度高,但一线生产、销售、工厂建设、物流等市场经验匮乏,存在明显的短板。因此,两代人之间产生矛盾在所难免。

  丁岩认为,要理性看待两代人之间的矛盾冲突,这种矛盾冲突常常是服装企业改革创新的动力。这批走在接班路上的“服二代”,无论从企业管理还是产品设计等方面,都已经带来让人惊喜的改变,“在郑州服装产业振兴的路上,他们也将写下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发起新一轮冲刺

  郑州服装业对国内同业者、市场的集体发声,“服二代”积极协同父辈,欲大施拳脚——这背后,裹挟着郑州服企的一个共同利益:打响郑州女装品牌。

  过往5年的蛰伏,是郑州服企“探路”女装领域的群体感受。如陈勇斌所言,由2012年高亢的呐喊打开梦想,却经历5年的煎熬与波折,终获清醒。

  从宏观层面来看,这是市场经济波动、网购消费火热、传统代理商业务缩量以及包括人工、商铺店租等在内的运营成本增激的结果。

  从行业内部看,这是企业在驱动产品结构升级过程中,既有人才团队、供应链的短路,又有渠道“型号不符”的症结,导致新品牌运营能力难付实效。

  “一家女裤店里摆上女装,然后,就自认为消费者会自觉买单了……”郑州轻工业学院服装系教授王建伟这席话,折射了郑州服装业在蛰伏期的集体困惑与焦虑。

  “郑州女裤变女装”,5年蛰伏的根本是服企掌舵人的思维转变以及驾驭品牌化能力的转变。“转型是问路,在不擅长的发展方向交出‘学费’是必然。但在逆境中,郑州服企能守稳阵地、韬光养晦,亦为今日重启梦想留下了机会。”陈勇斌认为。

  “郑州女裤变女装”,这一梦想在5年后重燃,创建时装周只是它的外在表现和载体。而驱动产业链提档升级,找到突破的路径、重构产业链内核才是根本。

  那么,发起新一轮冲刺的郑州服企,获得的发展内核是什么?陈勇斌认为,首先是加工商思维切换为品牌商思维。由此,明确品牌定位与清晰的用户群,并为之构建一整套独立而完整的设计研发、运营、服务体系。

  郑州服企阵营的品牌化战略徐徐开启,同时,国内女装市场品牌竞争却趋于清晰。拉夏贝尔、江南布衣、歌莉娅、ONLY、JNBY、MO&CO等,任一女性消费者年龄层的身后,都能站着一长串的品牌商在激烈对抗。这意味着,无论是突破的方向与路径选择,还是设计、技术、渠道等综合禀赋的支撑力,都将是郑州服企转型升级路上的直线挑战。

  豫发·郑州国际时装周启幕,各家服企开启的梦想维度在此竞相展示。比肩杭州、广州、深圳,催化国内女装行业“三州一圳”的新格局,则是他们一致设定的前进方向。未来再续,未来可期。

 

  (来源:大河报)

 

声明: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CTEI网讯”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编译、第一信息源、第一媒体合作方等,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ctei.cn”,本网保留法律权利。


相关文章
 
  更多>
  更多>
360中秋.jpg
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祝
360.jpg
[专题]国际众星助阵波
sy.jpg
集众智 汇众力 谋共赢
5.jpg
2018 巴黎展:展中国
sy.jpg
孙瑞哲与埃塞总统穆拉
sy.jpg
斑斓秀色,文化承载,

合作媒体:《纺织服装周刊》 《家纺时代》 《中国纺织》 《中国经济网》

©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29

业务咨询: ctei@cnt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