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品牌 > 国际品牌 > 正文 
 
  赛事停摆门店暂闭 全球运动品牌按下“暂停键”
2020-03-30
分享至:

  猝不及防,在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这只“黑天鹅”后,被寄予厚望的“体育大年”也得改道。

  3月24日,一直处于“进退维谷”的东京奥运会最终还是被按下“推迟键”——至2021年举行。在此之前十多天,NBA也宣布暂停2019-2020赛季余下所有比赛,联盟进入停摆状态。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年初至今,因疫情影响不得不延期、取消的大型体育赛事已超40项。

  这对于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投入巨额赞助体育明星及大型赛事,重金押宝体育营销的一众运动品牌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因为在此之前,受疫情之困,这些运动品牌在意大利、英国、西班牙、法国等多地的大部分零售门店被迫关闭,品牌本身已面临巨大零售损失。

  疫情所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正在触动越来越多运动品牌的神经。对于他们来说,巨大的不确定之下,危中寻机或是最优选。

  1 错失奥运良机

  对于品牌来说,奥运会是全球曝光率最大的“平台”之一,在这场盛宴中,最不愿缺席的无疑是直接相关的运动品牌们。

  根据中国奥委会官网上一篇文章,在2016年里约奥运期间,得益于成功的奥运营销,作为中国奥运代表团官方领奖服饰供应商,安踏体育的市值与奥运开幕前相比大涨近百亿元。此外,据《经济观察报》此前报道,德国运动巨头阿迪达斯在2008年前6个月成为中国市场上增长最迅速的体育用品供应商,从市场份额来看,已经超越了美国耐克公司跃居第一位。彼时,该品牌前任CEO赫伯特·海纳将这一成功归因于阿迪达斯作为北京奥运会合作伙伴的角色。

  因此,有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奥运会既是运动员们的竞技地,也是运动品牌的生意场。由于运动用品企业的业务本身与运动赛事高度相关,营销方式多依赖体育赛事赞助,奥运会延期举办对它们的影响更大。

  作为东京奥运会金牌合作伙伴,日本运动品牌亚瑟士(ASICS)或首当其冲。相关资料显示,占据此次奥运会主场优势的亚瑟士,早在数年之前就已支付过亿美元,成为东京奥组委的黄金合作伙伴。在此次奥运会中,除了为日本国家运动员提供运动服,亚瑟士还将为奥运会全体志愿者提供统一的服装。此外,根据排他性协议,该品牌将是东京奥组委唯一的运动品牌类别官方赞助商。

  2015年,亚瑟士五年发展计划中已为2020年奥运年设定一个庞大的业绩目标——全球销售额达到750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497亿元)。但如今大会确定延期,或使得亚瑟士这份愿景暂时难以实现,而且残酷的挑战还在后头。

  亚瑟士CEO菅野胜男曾表示,他接受董事会建议让亚瑟士成为东京奥运会黄金合作伙伴,但他担心巨额资金投入会对全球营销策略产生影响,因为这些投入已经占用了部分市场的营销预算,包括中国和印度等潜力市场。

  那么,奥运会推迟将对这家运动品牌究竟会产生哪些实质性的影响?《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自3月24日“官宣”奥运会推迟的几日内,亚瑟士方面尚未通过公开渠道针对此事发声。

  运动服饰巨头耐克的“奥运营销”计划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和亚瑟士不同的是,耐克没有直接对奥运会赞助。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耐克是美国奥运代表团的赞助商,美国选手的领奖服,包括由回收聚酯纤维面料制成的Windrunner夹克、由回收尼龙材质和Nike Grind回收橡胶合成制造的裤装。

  为“备战”奥运会,这家运动巨头早早便开启奥运营销。2月初,在美国纽约举行的耐克2020峰会上,该公司发布一系列针对今年东京奥运会的核心运动产品,其中包括跑鞋、篮球鞋和服饰产品。

  按照计划,耐克此次发布的一系列新产品将于2020年春夏陆续登上货架。那么,由于奥运赛事日程已被打乱,耐克原计划紧密锣鼓进行的奥运营销活动是否还会继续,这些专为奥运会打造的产品是否仍能达到销售预期?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就上述相关问题联系耐克中国方面,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进一步回应。

  除此之外,由于奥运延期,阿迪达斯欲借“奥运营销”而在日本市场大施拳脚的计划可能也要随之后移。早在2017年10月,该品牌在日本神户设立的Footwear Lab就已正式启动,这座研究中心被用作新科技开发及未来鞋类设计师培养。

  “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办,在这一特殊情况下,确保所有相关人员的安全和健康无疑是最重要的。我们期待2021年奥运会的到来,并将继续按照今年的计划,为运动员及参赛队伍提供相应的支持,备战奥运。”阿迪达斯在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

  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总裁张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奥运会推迟到明年,企业失去了一个原本可以助推销售的积极因素。“尤其是那些和专业运动挂钩较密切的品类,很多时候需要注明运动员在大型赛事上的表现带来销售刺激,现在来看也会被影响”。

  2 体育大年遇挫

  奥运会带来的销售刺激暂时落空仅是一方面。原本,在诸多赛事的渲染下,2020年是体育大年,但现在情况已然变化。

  此前的3月11日,国际滑联宣布,原定于3月16日至22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取消。国际体操联合会声明,取消原计划于3月20日至22日举行的德国斯图加特站世界杯赛,并推迟意大利、卡塔尔等地的赛事。差不多时间,国际篮联也宣称,从3月13日起暂停所有旗下比赛。

  3月17日,欧洲足球联合会联盟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第16届欧洲杯延期一年至2021年6月至7月举行。欧洲足球五大联赛英超、西甲、意甲、德甲和法甲此前亦已全部暂停比赛。

  截至目前,NBA、F1以及全球各地的马拉松等也均被取消或推迟。有体育行业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原本大型赛事可以带来对应的装备数量销售增长。“增长主要两个方面,直接的标识产品、球迷用品、授权产品的增长,这在足球、篮球类赛事中会比较明显。间接的即可带来品牌关注度、影响力的提升,从而作用到产品上,比如奥运会”。

  很显然,2020年,运动品牌们与消费者之间的“接触点”正在大幅度减小。而这仅是品牌们当前面临的一部分难题。

  3月17日,美国运动服装品牌Foot Locker宣布在美国的商店即日起全部关闭。Foot Locker在声明中表示,3月17日至3月31日,所有北美门店将关闭。在此之前,耐克已于3月15日宣布关闭全美线下门店,除美国市场外,加拿大、西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耐克门店也从当地时间3月16日起开始关闭,直至3月27日。

  顶不住压力的阿迪达斯则在3月18日宣布,暂时关闭欧洲和北美的阿迪达斯及锐步门店。“为共同抗击疫情,我们决定临时关闭阿迪达斯品牌和锐步品牌在欧洲、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自营门店。此外,我们持续与相关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在全球各地的阿迪达斯和锐步工作场所执行当地的防疫举措,也因此关闭了一部分位于不同国家的门店。”阿迪达斯方面日前这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除去这些品牌,包括lululemon(露露柠檬)和Under Armour(安德玛)在内,此前均宣布闭店。

  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告诉记者,没有门店销售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库存加大,各项开支增加,由此传导到上游就是货品生产出来就是库存,订单缩减和取消成为常态。

  疫情之下,全球运动品牌无疑正遭受“重创”。有品牌方面向记者坦言,鉴于疫情不断变化,其目前尚无法精准评估及量化其对公司2020全年财务情况的影响程度。

  全球来看,疫情对运动品牌的影响程度究竟如何目前不得而知,但品牌此前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或许可以提供参考。不久前,阿迪达斯披露了2019年度财报。在财报中,其首次公布了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市场的影响:自1月25日中国春节至2月底,阿迪达斯在大中华区的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约80%。同时其预计,2020财年一季度,大中华区的收入将减少8亿欧元至10亿欧元,运营利润减少4亿欧元至5亿欧元。

  “在重大的公众灾难面前,没有谁能独善其身。”张庆指出,对很多人来说,运动品牌并非生活必需品,运动用品的消费是在消费能力和人均GDP达到相当程度后才繁荣发展起来,疫情对其冲击很明显。他还强调,疫情下运动品牌的销售“暂停”对整个产业链都有影响。

  3 低谷期找机遇

  在业内人士看来,疫情之下,运动品牌的2020年虽颇显曲折,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因为做足准备、做好调整才能迎接2021年的行业高潮期。

  此前,国内一众运动品牌为应对疫情下的销售低潮,曾多方发力。据了解,由于线下店铺受疫情影响需遵循各省市地区抗疫的要求,安踏集团通过电商渠道积极服务消费者购物需求。在疫情刚开始的几天,安踏就推出了“全员零售”项目,超过3万名员工及经销商伙伴参与,各品牌的销售团队和品牌支持团队以及所有的管理层和共享团队纷纷“参战”开微店。

  为弥补疫情给终端销售造成的影响,361度集团此前表示将销售转移至电子商务平台,一样发起了“全员营销”的号召,此前,其还通过增加“微信小程序”等途径增强线上营销,以最大程度地降低疫情对零售端的影响。

  这些举措是否值得国际运动品牌尝试?张庆表示,此前,一些单项的小品牌、或者通过代理商在经营的品牌实际已经行动,但像耐克、阿迪达斯这样的国际性大品牌,有很多限制,或不会轻易采用。“但是不同区域可能会采用一些别的灵活方式,比如通过KOL做一些努力。但不会像中国本土品牌这样”。

  在程伟雄看来,运动品牌发力线上也是无奈之举。“众多企业拥挤在线上这一座独木桥上,能够带来一部分现金流,但解决不了主要问题。国内品牌的做法,国外品牌也在行动,在这个时候做线上尝试与努力,也有利于疫情结束后在线上进一步加大网点布局的力度,故线上的商业竞争在加剧”。

  阿迪达斯方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疫情之下,公司要继续加强电商渠道,并提升消费者数字化体验。“我们支持消费者在线购买产品,例如我们的adidas.com、reebok.com,APP以及我们与电商合作伙伴共同开设的线上网店。我们的天猫超级品牌日、‘女神节’主题推广,以及鼓励消费者宅家锻炼等都得到了消费者的积极响应”。

  不仅是阿迪达斯,更多的国际运动品牌都在加强和消费者的线上互动。2月12日,耐克在微信和抖音上推出了健身课程直播,让因疫情被隔离在家的用户也能运动起来。据报道,上线第一天,光是在微信上收看直播的人数就超过了6万。

  “这次疫情让很多品牌在用户CRM客户关系的管理上有了重大突破,有品牌将线下社群搬至线上,加速线上线下互联互通的步伐与进度,对于用户圈层更加直接与便利。”程伟雄告诉记者。

  在张庆看来,品牌和消费者持续保持非常重要,包括输出内容。“就是要刷存在感,要和消费者在一起,传递积极内容。”他一并表示,在疫情影响下,接下去消费者的意愿支出会受影响,品牌可以考虑在货品的结构上做出必要调整。“基于上半年的库存压力,运动品牌可能要进行一些价格折让,下半年则要推出一些性价比高的产品,让自己更有竞争力”。

  (来源:国际金融报)

 

声明: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CTEI网讯”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编译、第一信息源、第一媒体合作方等,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ctei.cn”,本网保留法律权利。
相关文章
 
  更多>
  更多>
sy.jpg
盛虹·中国纤维流行趋
sy.jpg
国际纺织制造商联合会
sy.jpg
CHIC大湾区展 引领级
sy.jpg
“两会”春风吹散疫霾
timg.jpg
2019年沪深两市纺织服
儿童口罩.jpg
《儿童口罩技术规范》

合作媒体:《纺织服装周刊》 《家纺时代》 《中国纺织》 《中国经济网》

©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29

业务咨询: ctei@cnt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