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流行 > 流行资讯 > 正文 
 
  “西太后”重塑维珍
2014-02-28
分享至:

  时尚圈的激烈竞争已经蔓延到了空中。你准备好迎接这些设计感十足的时髦制服了吗?

  关于T台为什么和飞机跑道一样被称为“Runway”现在有了新的解释—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正在费尽心思地让机组人员穿上出自大牌设计师之手的新制服。最近加入这一行列的是维珍航空。

  2013年7月,维珍航空的180多名空乘、飞行员等员工开始试穿由英国时尚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设计的新制服。如果你对这个有着时尚界“西太后”之称的设计师有所了解的话,就能体会到这个跨界合作是多么大胆。

  Vivienne Westwood向来以叛逆狂野的风格出名,她本人也是1970年代始于英国的朋克运动中的领袖人物。她的第二任丈夫—麦尔考姆·麦克拉文—是著名摇滚乐队性手枪的组建者和经纪人。她的设计常常大胆出位,金属铆钉、夸张的印花、不对称设计以及破洞是她惯用的元素。

  这些都和讲究优雅稳重的空乘制服完全不沾边。但维珍航空的设计总监Luke Miles 3年前接手重新设计制服的任务时,很快就想到了Vivienne Westwood。他希望打破传统制服的沉闷和千篇一律。“Vivienne非常懂得怎样通过服装让人看上去与众不同,这也是我们的价值观,我们认为每一名维珍的员工都是独立的个体。”Miles说。

  创立于1984年的维珍航空在制服设计上一直大胆前卫。维珍的第一代制服出自曾为戴安娜王妃制作服装的设计师Arabella Pollen之手,她启用了一个在当时颇为大胆的颜色—亮红色。这直接挑战了英国航空公司(British Airways)的“海军蓝”制服。这家有着近半个世纪历史的老牌航空公司的经典海军蓝套装在1980年代几乎是全球航空业制服的标杆。

  打从1923年英国戴姆勒航空开始聘请空中服务员起,制服就同这个岗位密不可分。最初的空中服务员多为男性,制服也大都带着浓厚的空军军装特色:色彩灰暗、面料厚重、铜制纽扣,袖口有象征级别的军阶缝条。

  随着越来越多的空姐开始出现在机舱内,女性化的剪裁和色彩才开始出现在航空制服上。到了1970年代,欧美航空业进入高速发展期,行业竞争加剧,而制服设计作为航空公司的重要品牌形象也备受重视。当时的空姐制服很多在今天看来都显得大胆前卫。美国西南航空的口号是“性感才最卖座”。毕竟有美丽的空姐萦绕的确能舒缓密闭的机舱环境加上长途飞行带来的疲倦。

  但随着飞机载客量越来越大,安全性问题开始暴露。1977年,导致583人死亡的史上最大空难—特内里费空难震惊世界。人们开始重新审视空乘人员这个职位—除了赏心悦目之外,更应该具备专业素养。因此在1980年代,各家航空公司在设计制服时重新变得保守起来,以打造一种安全可靠、专业审慎的形象。

  以行业挑战者的姿态步入航空业的维珍航空不想落入窠臼,它们希望在时尚和安全中间寻找到平衡点。Arabella Pollen的设计既保留了制服的功能性,又巧妙利用色彩给沉闷的空中飞行增添新意。1999年,获得英国年度设计师的John Rocha在Pollen的版本上做了改进,他为“维珍红”制服搭配了一条红紫相间的丝巾,以及在当时看来非常时髦的黑色高跟鞋。

  而到了2010年,再时髦的制服看起来也显得有些陈旧了。另外,行业环境和1984年维珍航空成立时相比已经截然不同。航空业现在面临运力过剩的压力,尤其是大西洋地区,伦敦希思罗机场的起降时间千金难求,再加上廉价航空公司的冲击,导致国际航空公司处境艰难。

  2000年以来,不少航空公司意识到,相比购买最新型号的飞机或更换全新的机舱装潢,在制服上来点改变不失为廉价又能迅速提升顾客体验同时便于进行品牌营销的好方法。从2005年开始,法国航空力邀法国著名设计师Christian Lacroix来设计制服。Lacroix的职业履历涵盖了爱马仕到巴黎老牌时装品牌Jean Patou。

  以创新精神闻名的维珍航空创始人Richard Branson自然不甘落后。“维珍航空有特立独行的品牌精神,我们也将这一精神贯穿于制服设计,我们希望能与一个同样具有冒险精神的设计师合作。”Branson说。

  为了新版制服,一个专门的团队很快就组建好了。团队成员来自维珍的国际设计部、制服部、服务部、项目部以及品牌部。他们花了近1个月做出了一份设计简报。这其中大部分的内容是关于品牌内涵的梳理,比如说品牌价值、什么是服务等等,然后才是功能性的部分,比如制服的舒适性、灵活性、耐久性等。

  当Miles带着这份简报找到Vivienne Westwood的时候,她显得非常兴奋。这是Westwood第一次设计制服,而要穿着这些制服的不是模特,而是维珍航空的7500多名员工。

  这是个不小的挑战。因为他们大多是在流动的环境下工作的,尤其是空乘。不论是在寒冬的纽约,还是酷热的圣卢西亚,这套制服都得能够胜任。除此之外,不同岗位的需求也各不相同。比如说对于空乘来说,经常用来服务顾客的手臂部位的设计要便于活动;维珍的每位机组人员平均每年要在每架机舱内行走1万多米,鞋的舒适度也很重要;而遇到紧急情况,制服上的领带和丝巾必须能够快速松脱。

  Westwood和设计团队多次搭乘前往不同目的地的维珍航空班机,记录下他们的观察所得,包括不同职位的工作环境、工作习惯,甚至是更换服装的频率。

  制服设计和时装设计的一个最大的不同是非常强调服装的功能性和耐久性,经过反复洗涤之后,制服需要依然能够像新的一样挺括。面料显得尤其重要。Westwood和Miles花了大约1年的时间和材料供应商一起研究、做实验,看不同织法的面料在不同环境下的表现。这项工作到现在都还没有彻底结束。不过他们已经敲定了在面料中使用可再生材料,尤其是由废旧塑料瓶制成的再生涤纶纱。生产过程也会采用封闭循环系统(Closed Loop Recycling),这项技术可以将穿过的衣物转化为纤维,然后重新织成新面料。为了增强面料的耐用性和色牢度,所有外套会经过纳米涂层处理。

  这些新技术被认为是维珍新版制服的一大亮点。但Westwood并没有因此而满足。她还想给传统的“维珍红”来点变化,这让Miles感到很有压力。“红色代表了维珍航空,所以我们一直在讨论红色。”Miles说。

  权衡之后他们决定空姐的服装仍旧沿用传统,只在男乘务员的制服上对红色做一些变化,由原本的亮红色,改为一种给人成熟而内涵丰富感觉的红。另外,还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当他们和空姐站在一起的时候,要让人感觉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品牌。

  Miles已经记不清为此实验了多少遍。Westwood调配了一系列不同的红色,分别看它们在不同光线下呈现出来的感觉,以及和不同服装的搭配效果。“我们在颜色的选择上做了非常艰难而努力的工作。”Miles说。最终男乘务员制服的主色定为“Deep Rich Red”,是一种近似酒红的色彩,搭配上灰色的马夹和Westwood特别设计的迷彩领带,复古又内敛。

  即便是在改动不大的空姐制服中,Westwood仍然增添了不少有趣的细节:胸前巧妙的褶皱能凸显女性曲线,背面你还能看到俏皮的臀线剪裁和下摆双褶设计。她还为贵宾候机厅的男性服务员设计了有假领结的衬衫,搭配牛仔裤和新潮的皮质运动鞋。

  现在,180名员工的试穿阶段已经全部结束,他们将在舒适度、透气性、灵活性、上班前后的褶皱度、洗涤后外观等方面向Miles提供反馈意见。据Miles透露,大部分的意见都很积极,空姐们觉得新制服非常优雅时髦,而男乘务员也对新的颜色非常满意。一些改进已经根据这些反馈开始了,但还没有最终完成。

  已经有竞争对手抢先一步穿上了新制服。澳洲航空(Qantas)旗下1.2万名员工在2014年年初换上了由澳大利亚知名设计师Martin Grant设计的新制服。为了这套新制服,在2013年悉尼的梅赛德斯ˉ奔驰时装周上,澳洲航空特地邀请了超模Miranda Kerr前来走秀。

  Miles对此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我觉得Vivienne Westwood为我们设计的新制服一定会为维珍赢得更高的回头率。”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依然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全面更换新制服的时间,但他保证将会“Coming Soon”。(第一财经周刊)

声明: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CTEI网讯”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编译、第一信息源、第一媒体合作方等,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ctei.cn”,本网保留法律权利。
相关文章
 
  更多>
  更多>
sy.png
中国纺联领导做客央视
sy.jpg
16岁成为全国劳模,她
sy.jpg
五位“中国纺织大工匠
W020220422524820268492.jpg
一图读懂《关于化纤工
W020220421578485149200.jpg
一图读懂《关于产业用
0.png
【视频】海外需求回暖

合作媒体:《纺织服装周刊》 《家纺时代》 《中国纺织》 《中国经济网》

©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29

业务咨询: ctei@cntac.org.cn